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不能不谦卑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0:34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这是你自己缝补的蚊帐吗?嗯。

你裁剪这些旧衣服做什么用?

下乡。

下乡?你今年多大了?十五。

我答着话,却没有抬头看问话的人,仍旧埋头在家中那架旧缝纫机的匝匝劳作之中。

那是1968年的深秋,那时候,父亲与哥哥已经被关进警司监狱。家中厅堂里正处在一片抄家后的狼藉之中。各种翻乱的书籍纸张、破衣杂物,摊满了一地。我带着妹妹,护着祖母,担负起应对一个被阖家铲(粤语:全家倒血霉)的大家庭的全部日常事务探监、探牛棚,无休止的抄家,写检举揭发材料,到父母单位追讨生活费终于,自觉扛不住了。我想走得远远的,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出发在即,我翻找出姐姐哥哥们穿剩的旧衣服,日夜缝补、洗染、剪裁,也顾不上刚才那个问话人似乎略带同情关照的语气,在缝纫机的匝匝声中,只用眼睛的余光扫见那是一个穿军装的大个子叔叔。他的身影,很快就化入了警司再度派来搜集父兄罪证的抄家人群里。

我是1968年11月26日(这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晰),在广州太古仓码头登上红卫轮,和当时将近十万之众的广州中学生一起,奔赴海南岛农垦(后改为兵团)第一线的。出发前一天,一个邻居孩子就是那天在家门前起哄的其中一个小子,上门告诉我:马上到孙大姐家一趟,居委会有事要找你!

孙大姐?我心里冷然一震:不就是那位时时佩着红袖章在街区里吆吆喝喝的居委会主任吗?文革以来,我们家就始终处在对门那位被邻居叫做老鬼的街道积极分子的日夜监视之中。这种时候,孙大姐要找我,能有什么好事呢?!

死猪不怕开水烫。我没敢惊动此时已陷在一片临行凄怆中的祖母和妹妹,怀着忐忑却略带麻木的心情,踏进了孙大姐的家门。

孙大姐是一位操北方话的军属。虽然嗓门大,喜欢咋呼,但为人厚道,在街道里人缘是不错的。她的家不大,用一个大柜橱隔出了小饭厅和睡房。孙大姐一脸严肃地把我领到后面的睡房。掀开门帘,我不禁打了个寒战:一个仪容端整、穿着四个口袋干部装的军人坐在床前小桌边,见我进来,点头示意我坐下。

看出我的紧张,他让孙大姐给我倒一杯水,在孙大姐出去的当儿,他轻声问:你不认得我?我摇摇头。见孙大姐端进水来,他正色道:军区专案组需要补充一点材料,我要单独和他谈一谈。

待孙大姐走出门去,他才换了一个和悦的脸色,说:你不记得了?那天,你在缝纫机前补蚊帐,裁剪旧衣服

我这才蓦地想起,他就是那次警司的二次抄家搜查中,在客厅里有点心不在焉地向我问话的那个大个子军人。我抬头打量他一眼:当时他大概三十七八岁,国字型的宽脸,高鼻大眼,双眉浓黑,北方人的隆厚五官中,透着憨实,也透着威严。你家庭现在的情况,我是了解的;我也知道,你明天就要下乡到海南岛去他的语气忽然变得温婉起来,那天,看见你这样一个小男孩,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这么安静地踏着缝纫机,裁补这么一大堆的旧蚊帐、旧衣服我就想找你谈谈

我惊讶地望着他,脸上却极力显得平静、冷淡那是我经历过诸般抄家、盘询之后,开始打造出来的一种少年世故:我等着他的先礼后兵

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听毛主席话的好孩子,你要相信党相信群众。党的政策是: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他依旧严肃地向我说着当时的流行话语,我却听出了他话里流露的善意和暖意,你明天就要出发到海南岛去了,你一定是第一次出远门你叫苏,对不对?他的话音变得凌乱而急促起来,我当然知道你是苏的儿子,苏的弟弟他喃喃说着这两个当时在军区小报上、在东山满大街打着红叉的大字标语上反复出现过的名字,可是我想告诉你,你千万不能背家庭包袱,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你年纪还这么小,人生的路还这么长,你自己要坚强、努力,不要把前途看得太灰暗他站起身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直直望着他,默默点点头。我不能多坐了。你也要赶着收拾行李。我没有别的事情,因为不方便上你家去,所以让孙大姐请人把你叫过来我们就握个手,再见吧!

我慌措地站起来,我的15岁的瘦嫩小手,被他的温暖大手紧紧一握,很快就松开了。我记得我连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说,就被孙大姐送了出来。我依旧一脸茫然地向前走着,走向自己人生的第一步,走向那个锣鼓喧天而汽笛声、号哭声和口号声同样震天的早晨。我在红卫轮驶向大海的苍茫夜色里,想起了这位大个子叔叔留给我的话人生的路还这么长,你自己要坚强、努力,不要把前途看得太灰暗他是专门为着给我说这几句话,从军区跑过来私会我的。在他的国字型的面影浮现在无边黑暗之上的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了明亮的灯火那是照亮我人生暗夜中的第一盏灯火。我记得很清楚:我回到透风的船舱里,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这句话不要绝望。我随后把自己抄录的一句名人名言写在下面:为什么大海的涛声永远浩荡澎湃?因为它懂得自强不息。

整整40年过去了。在多少天涯跋涉、海国颠连的日子里,我会时时念想起这位大个子叔叔在我人生起步的那个非常年代的非常时刻,似乎刻意又不经意地搀扶了我一把、熨暖了我一把的大个子叔叔。大个子叔叔,你在哪里?这些年来,我时时念想着你,常常向我的亲友、妻女提起你,也曾试图向从前的军区专案组打听、寻找过你。可是岁月苍苍,人海茫茫,你的身影早已消失其中而无从找寻了。可是,你在我年少心中点起的那盏灯火爱的灯火、人性的灯火、自强的灯火至今尚未熄灭,甚至转化为我的童子功,这就是我这个当日的绝望少年,至今还时时被友人们讪笑好像从来没见你绝望过的一个前因和潜因。

鹤壁工服制作

赤峰制作工服

重庆订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