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给它一个笑脸-【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05:05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它来了

林霖一直昏昏沉沉,莫名地烦躁和不安。因此,午饭过后她就一直在寝室里睡觉,连晚饭都没有吃。

林霖就这样睡了不知多久,突然被一阵尖锐的声音惊醒过来。她看到床头的手机正闪烁着蓝幽幽的光,拿起来一看,冷不防被手机屏幕上一张布满密密麻麻眼睛的脸吓得手一抖,将手机甩到了床尾。手机在尾床不停地闪烁着,提示她有新的微信消息。

缓了一口气,林霖拿起手机,点开了微信。原来,有人请求添加她为好友。也真是的,居然用这么恐怖的头像三更半夜骚扰人!她十分生气,想拒绝添加,可说来也怪,不管她怎样点“拒绝”,甚至点了“不再接受该人的请求”,那条请求添加好友的消息依然不停地弹出来。为了能安生睡觉,她只好点了“接受”。

谁知刚点完接受添加,对方就发来一条消息:我想到上面找你们玩儿,请到我的朋友圈第一条说说下面给个“笑脸”,表示你欢迎我上去找你们玩儿!

林霖本不想理会,可是又怕遭到对方的不断骚扰,只好在对方朋友圈的第一条说说下面留了个“笑脸”。谁知她一发完“笑脸”,手机屏幕就忽闪了几下,黑了。

林霖松了一口气,躺了下去,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可是没过多久,林霖却再次被刺耳的声音惊醒。她猛地翻身坐起,借着惨白的月光,看见室友叶容正费劲儿地拖动电脑桌堵在了门前。

“叶容,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林霖恼怒地骂道。

“林霖,快、快来帮我。有鬼!”听到林霖骂声的叶容不但没停下来,还催促林霖过去帮她。

“什么鬼,到底怎么了?”林霖被叶容恐慌的样子感染,跳下床跑到叶容的身边问。

叶容刚要答话,谁知一转身却惊恐无比地瞪大了眼睛。林霖转身一看,竟看到窗外趴着一个“人”,那“人”的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眼睛。

林霖完全吓傻了,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那个鬼慢慢地穿过窗户往里钻。

“快、快过来帮忙搬开桌子,逃啊!”直到叶容一声大吼,林霖才回过神来。林霖赶紧和叶容合力搬开桌子,打开寝室门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紧追不舍

“现在可怎么办啊?”林霖边跑边扯开喉咙问。

“听说桃木属阳,可以驱鬼,我们到人工湖边的桃树下躲一躲!”叶容气喘吁吁地说道。

于是,两个人一直狂奔到了人工湖边的桃树下。林霖四下里望了望,没看到那个鬼追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她连珠炮似的问:“你是怎么被鬼缠上的?既然你知道跑到桃树下可以避鬼,那先前为什么还往寝室跑连累我?”

“我是在咱们寝室外的走廊上遇上它的好不好?它一见到我就朝我扑了过来,还说‘我来找你玩儿,我来找你玩儿’。当时我一急就躲进了寝室,以为关上门和窗可以挡住它,谁知道……唉,我还想知道它为什么会缠上我呢!脸上长着那么多眼睛,我可有密集恐惧症啊!”叶容说完,“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叶容的话像一道惊雷劈过林霖的大脑,林霖猛地想起先前微信的事情。她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容,没想到叶容听了后立即叫道:“我今晚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

原来,那个请求添加她们为新朋友的竟是一个鬼!

“天哪!我们怎么这么倒霉,都被鬼缠上了?”林霖带着哭腔说。

“我知道了!”叶容突然一拍大腿,分析道,“许多商家会利用微信来搞宣传,他们让别人帮忙转发自家店铺的链接,然后收集一定数量的‘笑脸’,转发者就会获得奖励。同理,本来不能随便到人群当中来的鬼,也学人利用微信收集‘笑脸’,以这种方式得到人的许可,从地下上来找人玩儿。”

“咱们俩都在那个鬼的微信说说里留了‘笑脸’,所以鬼找上咱们了。咱们俩上微信看看,能不能删除‘笑脸’!”林霖惊慌地拿出手机,正要点开微信,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她和叶容。她抬头一看,发现原来是室友陈婷。

陈婷坐在路边,对她们说:“叶容、林霖,你们快来扶我一下,我扭到脚了!好疼,哎哟……”

陈婷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常常白天睡觉,夜里出去玩儿,这个时候出现在这条通往女生宿舍的必经之路还真不足为奇。叶容和林霖没有多想,一起从桃树下跑到路边去扶陈婷。

她们不知道,这个陈婷是假的,是那个鬼用障眼法骗她们从桃树下走出来而制造的幻觉。

打地鼠

“嘿嘿,抓到你了,好玩儿,好玩儿!”那个满脸都是眼睛的鬼一把抓住跑在前面的叶容的脚踝,然后就往土里钻。瞬间,叶容的半截身子便被它拽进了地里。

“救我,林霖救我!”叶容哭喊着朝林霖挥舞着双手。

林霖抓住叶容的双手使劲儿往上拉,可她的力量怎么比得上鬼?没过一会儿,叶容就被那个鬼完全拽进了地里。林霖不甘心地刨着地上的泥土,十根手指都刨出了血也浑然不觉。直到精疲力竭,林霖才绝望地伏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

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泥土松动的声音。林霖猛地抬头一看,发现叶容和那个鬼的脑袋竟从地面钻了出来。

“林霖,救、救我……”叶容半闭着眼睛,气若游丝地说道。

“叶容,你还没死,太好了!”林霖疯了般去刨叶容脑袋周边的土。

那个鬼见此,脑袋竟像拨浪鼓似的摇晃起来,得意地说:“刨不出,刨不出!”

听了这话,林霖气得忘了害怕,捡起路边的一块大石头,对准那个鬼的头狠狠地砸了下去。鬼头“嗖”一下缩了进去,林霖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溅了一脸泥。

不一会儿,鬼头又从叶容脑袋左边的土里钻了出来。仿佛受到了林霖的启发,它高兴地说:“哈哈,我们来玩打地鼠吧!只要你打中了我,我就放你和你的朋友回去!”

有了生的希望,林霖不禁来劲儿了。她举起石头又对准鬼头砸了下去,可还是没砸到。鬼头一下子没入土里,又从叶容右边钻了出来。

“来呀来呀,左右,左右,左右……”那个鬼欢快地怪叫着。

林霖随着那个鬼的欢叫手起石头落,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直到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林霖才猛地停住了手。她定晴一看,发现自己砸中的竟是叶容的头,鲜血溅得她满身都是。

“叶容……”林霖顿时慌了神,想扔掉石头过去帮叶容包扎伤口,谁知她的身体却突然失控,举着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了叶容的脑袋上。直到将叶容的脑袋砸得稀巴烂,她整个人才虚脱般瘫软在了地上。

这时,那个鬼凑了上去,“吧唧吧唧”地吃起了叶容稀烂如泥的脑浆和血肉。三下五除二,它就将叶容的脑袋吃得渣都没剩。它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嗖”地一下钻进土里,消失不见了。

“叶容!”林霖悲恸地哭了起来。

武汉黄浦中西医结合妇产医院可以做试管婴儿吗

昆明泌尿外科医院

上海试管双子宫试管成功率多少

太原癫痫病医院癫痫患者的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