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司马曜是个什么样的人很蠢但是他很老实

发布时间:2021-01-07 11:28:13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司马曜是个什么样的人?很蠢,但是他很老实

司马曜是个彻底的唯心主义者,他很蠢,但是他很老实,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今天小编带大家一去了解,在这家伙也跟很多皇帝一样,是个彻底的唯心主义者,尤其最信任地摊上那本预测书。他把那本书翻了数遍,看到上面有一句话:“昌明之后尚有二帝。”昌明是什么?昌明就是司马曜的别名。据说司马曜的老妈怀孕的时候做了个梦,梦中有个潇洒的神仙对她说:“你的这个孩子是个男的,应该用昌明当他的别名。”后来,孩子生下时,天正好放亮,所以就用了这个“昌明”当别名—神仙的话都不听,还听谁的话?没多久,司马曜的老爸司马昱就发现,神仙是最不老实的,让他上了大当。因为他也是喜欢研究那本预测书。没多久,他就发现了这句“昌明之后尚有二帝”的话。于是,就只有偷偷地在某个角落伤心落泪了。我们继续往下了解一下吧!

司马昱觉得这个儿子之后,他们司马氏就只剩下两个皇帝了,实在太短了。可刘裕觉得实在太烦人了,还有两个皇帝,你们才下台,想叫他等到什么时候?而且他除了自己注意观察外,还请权威人士过来研究,这个司马德宗除了先天性的脑残之外,其他部件都还健康得很,要等这样的人正常死亡,恐怕还要耐心等几十年啊。他一听,就觉得自己倒霉。前面那么多聪明的皇帝,个个都是短命鬼,为什么司马德宗不能快快死去?他能耗下去吗?既然正常死亡还死不了,为什么不来个非正常死亡?他把那个王韶来:“现在咱们的皇帝实在太蠢了,影响咱们大国形象。但又不好废了他,就只得用非常手段让他死掉了。现在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完成了。你这么聪明,对付他能有什么难度?”王韶说:“肯定没有什么难度,老大你等我的好消息。”哪知,还是有难度。

司马德宗虽然很蠢,但他的弟弟司马德文却很聪明,每天都围在他老无哥的身边转,连吃饭睡觉也不离开。裕王韶来了许多天,但手里的毒药硬是塞不出去,司马德宗还是很傻很卷蠢地活着。刘裕还在那里很急很烦地等着。王韶想了多个办法,但多次无效。司马德宗的脑袋无法运行,因此一点苦恼也跟他挂不上钩,每天只是傻傻地笑,傻得很有幸福感。王韶却一点笑不出来,心里全塞满了下毒的烦恼。

直到有一天,司马德文身体不舒服,怕自己会传染给他的老哥,就出宫去治疗。王韶一见,机会终于来了。他怕时间久了,毒药的药效没有了,因此就脱下衣服,扭成绳子,把司马德宗当场勒死,胜利完成了刘裕交给的任务。这时是义熙十四年(418年)十二月,呆子皇帝司马德宗三十七岁。刘裕马上宣布,大晋卓越的国家领导人已经死了。接着发表遗诏:由司马德文接任皇帝。刘裕这么做,就是要让司马德文来个过渡,去附和那句谶言。司马德文于第二年正月改元为元熙。他清楚地知道,他这个皇帝肯定是临时的,刘裕哪天让他滚蛋,他立马就得变成小民一个,甚至成为一个死鬼。但他没有办法。这个摊子都烂了一百多年,他能收拾好吗?现在大家把他当作皇帝看待,他却只把自己当成那个撞钟的和尚。

刘裕把形势再次作了详细的评估,觉得自己登上帝位已经一点阻力也没有了。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仍然在高级员工中筛选了一批人当作司马氏的死党,开列了一份黑名单。司马楚之是这个黑名单中的首要人物。他是司马荣的儿子。司马荣在益州刺史的任上被人家搞死。司马楚之把他老爸的灵柩送回来。据说司马楚之的派头很足,人气很旺,手下还有一万多部队。这样的人是标准的危险分子。

刘裕认为,必须把这家伙的人头拿下来。但他在处理这件事时,手法实在很差,先是把司马楚之的叔叔司马宣期以及他的哥哥司马贞之抓起来,一个说法也不给就全部砍死。司马楚之马上逃跑,逃到汝水、颍水一带,组织他的人马,跟刘裕对抗。刘裕觉得再去打仗有点不合算,就采取了个低成本高效益的办法,派沐谦去当刺客,把这个家伙干掉,就什么都妥当了。司马楚之这样的人最喜欢跟英雄人物结交,一看到沐谦,马上就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对他好得很。沐谦到司马楚之那里吃吃喝喝了很多天,却找不到机会。他的脑子很不错,马上就想了个办法,说自己病了。司马楚之果然上当,跑过去看他。这绝对是个很好的机会。

哪知司马楚之亲自送药前来,对沐谦实太在好了,好到他不好意思动手。最后,他被司马楚之感动了,干脆就把自己的使命全盘告诉了司马楚之,并表示不再干这个潜伏工作了,要正式成为司马楚之的员工,当上了司马楚之的贴身警卫。黑名单上其他的骨干成员司马顺明、司马道恭、薛辩等都跑到北魏去当了投降派。刘裕看到这些潜在的反对党这么配合地躲开,心里也很高兴—如果他们不逃跑,他还得动刀动枪的,对树立光辉形象很不利。现在他们一走,那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元熙元年(419年)十二月,司马德文下诏:宋王裕加殊礼,进王太妃为太后,世子为太子。老妈和儿子都享受皇家的待遇了。刘裕虽然野心很大,但脸面却很薄,再加上没有几个死党,形势都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没有几个人出面,开展把皇帝拉下马的业务,他又不好直接上去让司马德文退位。后来,他开动脑筋,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元熙二年(420年)正月,他在自己的家里摆了一桌,把所有的手下都叫来,大吃大喝。在这次规模宏大的吃喝当中,刘裕把自己的业绩从头到尾地数了大半天。意思大致是:他搞定桓玄然后又两次北伐,立下了大功,所以,中央就他颁发了“九锡”荣誉证书。现在老了,觉得累了想退居二线。大家觉得如何?

他的这一批死党,听他这么一说,都说老大建立了这么多的丰功伟绩,哪个人比得上?老大才五十八岁,比起那个廉颇来,还年轻得很啊。这正是为国家再立新功的黄金年龄段,不要说什么退居二线啊。大家吵吵闹闹地边吃边捧,弄得刘裕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坐在那里黑着那张脸。他今天的目的是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功劳,把自己说成有史以来最牛的历史名人,是完全有资格当皇帝的人。然后就说自己老了,做不成什么事了,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大声说:“老大,你怎么说这样的话?你可以当皇帝啊。”

哪知,他由于脸皮太薄,这番话讲得太有艺术,言辞太过含蓄,谁也不去认真研究里面的含义——他摆了这么丰富的酒菜请大家大吃大喝,搞得这么隆重,难道只是想跟大家说声再见?如果联想到前期他做的这么多工作,他能跟权力场再见吗?可这些人的头脑都缺乏联想的能力直到喝够了,大家都拍拍屁股,喷着酒气,满脸横肉地出了门,还是没人领会领导的意图,扯出这个话题。刘裕看到大家都走光了,心里很急,这一餐看来是白破费了。不过,还是有聪明人的。中书令傅亮出来后,冷风一吹脑门,突然清醒过来,老大不会大方到这个地步吧?没有目的,他会舍得请这么多人大吃大喝?他这么一想,思维系统全面开窍,马上就猜到刘裕的意思。这种功劳立得太容易了。他怕别人也清醒过来,比他先一步,他的这个功劳可就全部变成肥皂泡了。他急忙再返回去,找刘裕。

这时,宋王的宫门已到关门时间。傅亮狠狠地敲门。刘裕一听,终于有人觉悟了。虽然觉悟得有点晚,但毕竟觉悟了。他马上叫人开门。傅亮一进门,也没有别的话,直接就说:“老大,我要回首都。”刘裕一看,这人很对脾气啊,要是直接说,我要回去把皇帝拉下马,第六章乱终乱始然后让老大当皇帝。照他那个脸皮,还真承受不了。刘裕当然更含蓄,问:始“你要带多少人马?”“几十个人就够了。傅亮的任务完成得很轻松。司马德文聪明得很,听到傅亮的第一句话,马上就知道他的全部意思,当场就说:“老兄你不用说了。我按刘老大的既定方针办。”他立即下诏,请刘裕回到首都,有重要国事商量。

元熙二年(420年)六月九日,刘裕一脸笑容地回到首都。在傅亮的操作下,司马德文很干脆地答应,举行禅让仪式,把这个座位转让给刘裕。傅亮的工作做得很到位,他早就加班起草了那份禅让诏书,这时拿出来,对司马德文说:“老大,你就照抄一遍吧。司马德文说:“没事。反正这个天下,原来桓玄已经抢过去了,是刘老大又帮我们家夺回来再送给我们的。我们很感谢他。司马德文马上收拾行李,回到自己原来的家里,彻底恢复小民身份。虽然很多人过来送别,并且放声大哭,但司马德文却面带微笑。

六月十四日,刘裕正式登基,宣布司马氏的晋朝已经成为昨天的故事。现在这块地皮是刘家王朝的天下。由司马氏建立的王朝正式终结。晋朝从公元265年由司马炎宣布成立,到灭亡一共存在了一百五十多年,共有十几位皇帝。这个朝代,除了为中国制造了一百多年的动乱、给中国文化史贡献了“魏晋风度”之外,还贡献了两位白痴皇帝。非常巧合的是:司马衷的老爸司马炎的谥号是武帝,司马德宗老爸的谥号是孝武帝。两个武帝都生了个白痴儿子,最后都让白痴儿子当了皇帝。更好玩的是,司马衷的“衷”字跟司马德宗的“宗”,读音完全相同;司马德宗比司马衷的名字多了一个字,而他老爸的谥号“孝武皇帝”也比司马炎的谥号“武皇帝”多了一个字,于是他除了脑之外,还是个“哑巴”—当然,这完全是巧合。其实,很多历史都是巧合。只有巧合的历史才是最有看头的历史。

新疆精神病医院

辽宁耳鼻喉医院

南京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疱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