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电台版权口水战吵出了啥张书乐武当派张三丰的疯言疯语关注IT和游戏产业

发布时间:2020-01-17 20:46:34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网络电台版权“口水战”吵出了啥 目前在网络电台领域已经有小公司出现了融资困难的情况,到今年下半年,围绕小公司的行业整合就会出现。而网络电台行业大规模的整合会出现在明年。

文/张书乐

刊载于《法人》杂志2015年6月刊

直至5月7日,网络电台喜马拉雅FM的新浪官方微博还在以转发的方式,置顶它4月24日的一条长微博《让我们一起用声音寻找光明》,而微博所要表达的则是自己的App因为某公司的诽谤而频频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从而引发的委屈和维权。

有趣的事,其他的网络电台同行们,也几乎在相同的时段,在自己的官微和其他舆论传播途径中,叙述着类似的话语,只是诽谤方换成了喜马拉雅FM。

又一出罗生门开演,而站在罗生门前面的则是“版权”这个持久的话题。

版权:这次集中在了用户生产上

战火是在4月中旬开始燃烧的。据媒体报道,先是考拉FM声称蜻蜓FM盗版其独家音频节目。接着,荔枝FM与多听FM因盗版被苹果市场强制下架,两者的矛头同时指向喜马拉雅FM并公开宣称,“被下架是由喜马拉雅FM恶性竞争导致”。

同时,喜马拉雅FM在4月17日的发布会上宣布:“拥有大量独家排他正版授权,合作伙伴不必担心侵权。”不过,该言论立即遭到了盛大旗下天方听书副总裁孙雨的怒斥,蜻蜓FM也指出,喜马拉雅FM声称拥有《罗辑思维》独家版权并不属实。从4月23日截至目前,喜马拉雅FM被苹果连续强制下架两次,至今未恢复上架。喜马拉雅FM官方声明表示:“下架系竞争对手恶意竞争。”

作为网络电台新媒体势力崛起后的第一次口水大战,媒体所给予的关注度依然停留在版权问题之上。

《人民法院报》刊文指出,时下网络电台的节目主要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同步传播传统广播电台的广播节目或将这些广播节目放到网上供公众点播;第二类是移动互联网电台自己制作节目向公众定时播出或将节目放到网上供公众点播。

而在口水战中,很明显可以看到针对这两类节目的版权,各大网络电台已经开始展开了激烈的角逐。显然,对传统电台节目的争夺并不是关键,版权问题聚焦的多为UGC(用户生产内容)。这和过去网络视频主要在传统影视剧版权上纠结大相径庭。其中有一个比较隐性的原因,即蜻蜓FM收录全国3000多家电台广播,并在2014年末和国内最大的音频版权商之一央广之声合并,其在传统电台方面的资源,难以撼动。

但纠结依然相似。一方面,媒体报道称,UGC模式最大的优势是能够最大量地挖掘优质的内容生产者,但现在却成了更多的版权问题的主要来源。业内人士称,有些网络平台审核力度非常不够,导致其中会存在大量版权问题。荔枝FM、喜马拉雅等都是有规模的平台,早期为了丰富节目库,肯定会有版权不明晰的内容充斥在巨大的资源库里面。

此外,New Radio创始人、资深媒体人杨樾指出:“做一个好的播客比较难,但是做一个播客太简单了,99.9%节目都是草根、没人听、质量不高,大家都去抢0.1%内容。”而高晓松、郭德纲、罗振宇等活跃在视频领域的“脱口秀”风格的高质量产品,恰好可以平移到网络电台之上,虽失去了画面也大多还能保持“无损”格式。这就成了必然争夺的稀缺资源。

口水战:不仅仅只是为了营销

据速途研究院近日发布的《2015年一季度移动电台市场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3月31日,蜻蜓FM累计下载量以16713万次位列第一,考拉FM电台排名第二,下载量为13606万次,喜马拉雅听书以12290万次排在第三位。从用户量和融资规模上看,喜马拉雅FM和蜻蜓FM以1.5亿用户量暂居行业前列。

由此不难发现,此刻爆发版权口水战,恰恰是分水岭已经开始显现,参战各方想要以版权为大棒,为自己的未来划定更大地界而开战。

互相揭发成为了此次口水战中最有娱乐范的亮点。如蜻蜓FM工作人员跳出“揭短”喜马拉雅,称为喜马拉雅站台的《罗辑思维》版权也并不是什么“独家的”;考拉FM也以侵权为由起诉了蜻蜓FM,理由是蜻蜓FM非法传播考拉版权节目《二货一箩筐》和《野史三国》。

在不少业界分析中,都认为这样的口水战其实和以往安全软件、网络视频领域爆发过的口水战相似,吵完之后都不会有真正的法律结果出现。反而,针对对手的王牌节目的版权缺陷进行攻击,却能收到极好的营销效果。据称,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估值上,喜马拉雅FM、蜻蜓FM和考拉FM则都集中在10?13亿人民币的规模内。

但如果仅仅只是切割地盘和争取投资的营销策略,这场口水战的意义也就变得很低。但也有其必然的原因,毕竟对于盈利模式还十分不清晰的网络电台来说,此刻它们都处在烧钱阶段。喜马拉雅电台创始人余建军就曾公开表明态度:“这个行业肯定很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此外,还有一个目的也是显而易见的,即利用现在的听众优势、内容优势和资本优势,对网络电台领域进行一次“除草”。一方面瞄准竞争对手,想办法将其挤下台区。据其他网络电台剧透,蜻蜓FM尽管拥有庞大的传统广播电台资源,但据说实际情况签约仅占10%。如果为真,其对内容的需求也有可能引发“盗播”。

但这并不是主要方面,更重要的是将还在生长期的非主流网络电台,挤压出舞台。毕竟根据速途数据,前三甲的用户差距不大,共同占据了50%的市场份额。因此,用版权问题,直接在应用商店这一渠道层面,对潜在竞争对手进行“下架”,其可以遏制其他因财力和资源皆不雄厚的二、三线网络电台的发展。“盗版就会下架,不盗版就消亡。”业内人士称:这就是强者恒强。

目标车联网:这条路不好走

此刻展开版权方面口水战,另一个目的则是为进军车联网制造声势。毕竟在目前模式盈利无解的状况下,在车载电台上和传统电台一拼高下成为了更有效的突围方向。

考拉FM董事长兼CEO俞清木就公开表示:“不上车的网络电台,不值一提,决定能否预装车辆渗透汽车前装与后装市场的产品,版权是比拼的基础。”

但这也是传统广播赖以生存的最后地盘,因此之后的竞争也将更多地从网络电台内战,转向和传统广播的肉搏。为此,时下网络电台多从硬件入手,来破解车载电台上的软肋。

如蜻蜓FM在汽车前装领域,与沃尔沃、福特、宝马[微博]、上汽集团、标致、雪铁龙均有预装合作,并宣称有300万辆车装载蜻蜓FM。考拉FM则对外公布其合作方有宝马、捷豹、路虎、比亚迪、福特等,汽车市场覆盖达到80%以上。

走智能硬件的方式则显然更远。喜马拉雅FM不仅决定与汽车厂商合作预装进车,并在4月17日对外发布了自产车载听书硬件——随车听。其可以与手机 App 同步音频播放,只需通过汽车点烟器驱动。而考拉的智能硬件合作方有华为-音乐饼干、小米-WiFi音箱 、纽昂斯、Broadlink、海信-智能手表等,也生产了车载智能音箱——考拉宝。

然而这一切依然无法解决盈利模式上的难题。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前三甲中,仅蜻蜓FM公布了2014年收入为5000万元;考拉FM尚未开始商业化进程,但以精准广告和未来O2O服务为主;荔枝FM探索电商模式。网络电台的盈利模式仍未清晰。

这种模糊化卖故事的发展方式,固然是互联网各细分行业在发展初始阶段常见的问题,但网络电台则更具不确定性,在手机App上难以找到的盈利模式,在车载电台上遭遇到更具内容优势和接地气的传统电台的围剿,其在路况、新闻等内容资源上的稀缺,也将同样影响到其预装用户的开机率,而这也迫使网络电台们在内容上大量地购入和获得购入的资金,且生存难度越来越大。

———————自我介绍———————

作者:张书乐 ?微信号:zsl13973399819 天天送达的原创干货,每日更新的互联网产业分析,独家独到的观点火力全开,扎根IT、游戏产业评论十年,著有《实战网络营销》、《榜样魔兽》、《推手凶猛》、《凌博微步:超完美微博营销》、《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等书籍,欢迎订阅。

预约挂号

名医汇

专家挂号平台

挂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