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丙烯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丙烯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甲骨文市场亮剑几家欢喜几家愁

发布时间:2020-06-30 18:04:10 阅读: 来源:聚丙烯储罐厂家

【文章摘要】甲骨文收编了惠普弃子赫德,而惠普则聘请埃里森的老对手、原SAP首席执行官李艾科(Leo Apotheker)接替赫德的位子,并吸纳Oracle前总裁Ray Lane(雷·莱恩)为董事会成员。惠普宣称,未来要加强向软件业务的转型。

“我们认为惠普的计算机运行速度很慢,最容易受到冲击。我们将利用更好的软件、更好的硬件和更优秀的人才向惠普发起挑战,从而赢得市场份额。”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宣布说。

这不是惠普第一次遭受埃里森的奚落。在原惠普CEO马克·赫德今年8月离职之后,埃里森曾三度公开指责惠普,并且将赫德招致麾下,让其担任甲骨文联席总裁。

“当甲骨文收购SUN,而惠普进军管理软件,两大巨头的竞争已经形成;而惠普离职CEO加盟甲骨文之后,二者矛盾更加明显。”金算盘副总裁刘古权说。

甲骨文背盟 惠普纠结

作为全球最大的数据库软件开发商,甲骨文一直是惠普的紧密合作伙伴。不过在去年年初收购Sun之后,甲骨文开始成为惠普在计算硬件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

上周四,甲骨文发布了采用Sun Sparc芯片的新型计算机,并对其他产品进行了升级,在服务器市场向惠普发起攻击。埃里森用新一轮口水来宣战。他声称,基于Sparc服务器的“超级群集”创造了数据库在计算机上运行的新记录,每分钟能可成 3000多万次交易,而IBM和惠普的记录分别约为每分钟1000万次和400万次交易。

对此,惠普通过书面声明回应强调,以前Sun的计算机业务很差,而甲骨文在最新的对比中使用了惠普的过时的基准测试数字。惠普表示,无论甲骨文说什么,过时的基准测试数字是不能欺骗客户的,惠普的市场份额可以为证。

“这是为了突出优势。”刘古权说。他认为,一个由软件转向全业务,一个由硬件转向全业务,由盟友变成竞争对手,口水战强调自身优势吸引客户很正常。

不管甲骨文和惠普谁的服务器性能更好,口水让他们的矛盾更加不可调和。李艾科上任之前,惠普临时CEO Cathie Lesjak曾表示,虽然与甲骨文关系有点“紧张”,但两家公司最终将会以和解并继续开拓市场,再次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因为“市场永远是企业依赖的生存领地”。不过,埃里森似乎不想给惠普和解的机会。

“Oracle一直视惠普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但惠普却对 Oracle和惠普前CEO马克赫德提出了报复性的诉讼,HP董事会的这种行为完全无视了这种伙伴关系和我们共同的客户,使两家公司在市场上继续合作受到影响。”埃里森强调说。

“赫德更换门庭加剧了矛盾。”刘古权分析说,甲骨文得到了赫德,也有可能得到惠普的客户,这让惠普难以接受。“企业市场未来趋势,是硬件带动软件,软件支撑硬件的综合解决方案,但无疑软件更重要,所以软件巨头起家的甲骨文抛弃惠普优势更大。”

或许是了解到埃里森的决心,惠普很快还以颜色。惠普不仅人事调整针对甲骨文,还弃用甲骨文的CRM系统,换用Salesforce的解决方啊。

甲骨文收编了惠普弃子赫德,而惠普则聘请埃里森的老对手、原SAP首席执行官李艾科(Leo Apotheker)接替赫德的位子,并吸纳Oracle前总裁Ray Lane(雷·莱恩)为董事会成员。惠普宣称,未来要加强向软件业务的转型。

“李艾科一个人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刘古权说。在他看来,惠普是工业化时代的产物,过去致力于硬件,尽管现在可以通过收购获得软件业务,但底层的核心技术,并不是收购可以弥补的。惠普的最大硬伤,在于缺乏底层数据库技术。而甲骨文相比较而言就没有缺陷。

李艾科出任CEO对惠普帮助有限,但惠普与甲骨文之间的纠纷因此进一步升级,这对曾经的科技产业盟友,在宿敌路上越走越远。虽然甲骨文和惠普都已是全业务,但由软转硬和由硬转软,毕竟还有区别。

“惠普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服务,而服务需要产品的支撑,但这是惠普的弱项。不得已和甲骨文交恶,让惠普很痛苦。”刘古权说。

缺乏底层技术 SAP尴尬

惠普很痛苦,比惠普更尴尬的则是纯软件供应商SAP。

SAP最近因为侵权案被判向甲骨文支付13亿美元的赔偿。大部分分析师认为,SAP会因为这一事件受到重创,但不会影响SAP继续运营的能力。不过,刘古权曾表示,“该案件会让客户及投资者质疑SAP的研发能力及信誉度,一些重量级客户可能会转向其他服务商。”

相同的官司对象甲骨文,相同的高管李艾科,让惠普和SAP同病相怜。SAP联席首席执行官施杰翰(Jim Hagemann Snabe)近日表示,公司愿意深化与惠普的合作关系。“惠普是SAP合作多年的伙伴,两家公司拥有良好关系,SAP也愿意深化双方的合作。”施杰翰说。

不过,对于外界一直传言惠普可能有意收购SAP,施杰翰再次否认。

对一个IT巨头而言,被收购的传闻不断,不可谓不尴尬。然而,这正是SAP的局限。刘古权认为,没有底层技术的支撑,也是SAP最大的问题。比起惠普,SAP还缺乏硬件系统。

SAP心知肚明,不仅和惠普“深化合作”,此前还宣布把ERP扩展到RIM公司的平板电脑上。不过,刘古权对此并不乐观。他举例说,SAP曾和思科合作,但结果并不如意。两家不同的公司的整合,无疑缓慢而又效果不够好。

因此,业界认为,SAP收购Sybase,虽然在移动领域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但与在软硬兼备的巨头对抗中,既无硬件又无大型数据库的SAP,比起IBM甲骨文惠普等还是低了一个层次。而如果惠普在与甲骨文的硬件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SAP也势必受到影响。

IBM渔翁得利

尽管表明自家服务器速度3倍于IBM,但埃里森并未像对惠普那样对IBM冷嘲热讽。“我喜欢IBM,不想取笑他们。”埃里森说。不过,这并不代表甲骨文与IBM关系和谐。“IBM最高兴。”刘古权说。事实上,IBM的团队正在不遗余力地从惠普、甲骨文等公司手中抢夺客户资源,并且成果颇丰。

据国外媒体报道,IBM称,截至10月31日的三个月中,“近400家客户在第三季度将关键业务工作量从Oracle和惠普的存储系统迁移至IBM服务器,创公司开始跟踪迁移四年多以来的最高纪录”。

“客户都转向IBM而离开或放弃Sun和HP平台是由于IBM长期的行业领先投资集成系统硬件,系统软件和中间件。这些投资系统是设计来处理新出现的工作量,比如商业分析。例如,企业可以使用IBM技术,与成千上万的潜在客户联系,获得有关汽车购买者,保险,零售和其他有关这些产品的全球数据,通过挖掘买家和分析这些数据得到对他们有利信息和结果。”IBM在其最近的新闻稿中说。

或许,埃里森也IBM的自我宣传异议不大,因而暂时没有避免和IBM正面交锋,而是先选择惠普这个“软柿子”开战。不过,不管甲骨文和惠普爆发什么样的口水战,不管谁是胜利者,最终损失的都是传统客户的流失,而这也正是IBM所期待的。为挖走甲骨文和惠普公司手中的客户,IBM曾推出一项优惠政策:甲骨文和惠普的客户如果转用IBM最新的服务器、软件和存储产品,将可获得银行的优惠贷款,并且可以推迟到明年免息付款。

同样可能成为渔人的,还有微软。刘古权认为,面对迅速成长的谷歌和苹果两个重量级竞争对手,微软应对乏力,但如果微软在此情形下挟其数据库优势,收购硬件厂商,将可能成为企业市场上又一全业务巨头。退一步说,与甲骨文交恶而缺乏数据库的惠普,也必须求助于微软。

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作者:

烟台职业装订制

服装定做

哈尔滨制作工作服

山西西服定做